扎克伯格“偷袭”了马斯克,而Threads的野心不仅仅是复制Twitter“

日期:2023-07-12 12:28:48 / 人气:179


Threads首战告捷,在“牢笼对决”开始之前,马斯克先打了扎克伯格一拳。
本文4621字,阅读时间15分钟左右。
来源|钛媒体
文|李程程
编辑|李小年
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“决斗”开始了!
当地时间7月5日,Meta推出了一款名为Threads的应用,直接针对Twitter。
Threads一正式上线就跃居各大应用商店榜首,不到24小时就收获了3000万注册用户,成为Twitter上的热门话题,这也是它试图取代的产品。
钛媒体App月8日消息,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表示,Threads拥有7000万注册用户。新用户注册速度远超公司此前预期。
此前,这两款产品背后的舵手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和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即将线下展开“牢笼决斗”的消息引来一大群人围观。
比赛开始前,马斯克挨了扎克伯格一拳。
01
基于分散协议
Threads不仅仅是复制Twitter。
“在社交媒体领域动荡不安的时刻,开发新应用的诱惑是不可抗拒的。”Instagram负责人亚当·莫塞里(Adam Mosseri)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他所指的是去年马斯克对Twitter的收购,以及Twitter在其领导下正在经历的变化。
据国外媒体报道,去年年底,Instagram开始计划对Twitter进行基准测试,该公司的数十名工程师、产品经理和设计师提出了研发思路。
Meta员工当时讨论的概念包括引入“Instagram Notes”功能,允许用户在网站上分享短消息,以及基于Instagram技术、以图形为核心的应用程序。
Threads是Instagram的配套应用,已经和Instagram深度绑定。
在成为Threads用户之前,您必须注册一个Instagram帐户。这两个帐户的用户名也必须相同。Threads也可以通过用户授权,将Instagram的观看列表直接导入Threads。在Instagram上认证过的用户,也会直接在Threads上认证。
通过这样做,Instagram希望线程可以轻松吸引和连接创作者和网络名人。如果一个网络名人在Threads上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粉丝,他们可以将这些粉丝无缝迁移到其他基于相同技术的平台上,从而降低创作者的商业风险。
目前Threads不同于Twitter的一个功能是私信。Threads还不支持私人消息。不过Instagram也表示,未来可能会根据用户需求增加这一功能。
在图文和短视频都在数量和规模上爆炸式增长,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趋于饱和的情况下,复制粘贴一个“老产品”似乎对行业的进步贡献不大。
但可能并不像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在创始人凯文·斯特罗姆和迈克·克里格于2018年辞职后,莫塞里接管了Instagram的管理。此前,他是脸书新闻频道的副总裁。
当时,两位创始人在离开时表示:“我们非常兴奋能够将控制权交给一位拥有强大设计背景、注重工艺和简洁,并深刻理解Instagram社区重要性的产品领导者。自从我们建立Instagram以来,这些价值观和原则一直非常重要,我们很高兴亚当能够继续将它们发扬光大。”
莫塞里在脸书的前新闻供稿部门与新闻业务有关。他还在纽约大学跨学科研究所研究媒体和信息。
他的产品理念和价值观,包括这次设计线程的意图,或许可以在他去年10月的TED演讲中找到。
当时他表示,随着加密货币和NFT等数字资产成为主流,创作者有了自由移动和携带的可能。
这些基于区块链的技术不再需要像大型社交平台那样的“中间人”,而是允许创作者分享他们的创作并与观众互动。互联网的新时代是要引领“最大规模的从机构到个人的权利转移”。
这个愿景听起来非常符合创作者的个人兴趣和诉求,他们似乎也在这样尝试——他们已经迁移了Instagram和Threads。
然而,如何在不同公司的平台上实现这些数据资源的“一键转移”,Mosseri似乎没有答案。再说,在欧美舆论界有着良好网络霸权形象的扎克伯格,最终会让这个满足个人自由的未来成真吗?
目前,Meta声称线程最终将与其他也使用ActivityPub社交网络协议的服务进行互操作。
这是一个分散的社交网络协议。基于Activity Streams 2.0数据格式,它提供了一个客户端到服务器的API来帮助Web应用程序创建、更新和删除社交网络内容,并提供了一个联邦服务器之间的API(联邦服务器到服务器API)来在不同的社交服务之间传输状态、通知和内容订阅。
这意味着使用ActivityPub的其他应用程序的用户可以看到Threads用户发布的带有公共配置文件的帖子。包括分散平台Mastodon和WordPress,也采用这个协议。
02
扎克伯格为什么要“硬”马斯克?
收购Instagram后,创始团队离开,这款产品似乎成了扎克伯格模仿和打压对手的试验田。
与脸书相比,Instagram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,目前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0亿。
其实除了Threads,2016年Instagram推出了一款短视频应用Stories来玩Snapchat,并不是很成功。2020年,推出短视频应用Reels,与抖音竞争。
这些“复制粘贴”计划的最大好处之一可能是Meta的商业化。毕竟互联网平台的用户流向哪里,广告主的目光就会放在哪里。
虽然用户规模仍在小幅增长,但Meta在商业化方面面临挑战。今年第一季度,Meta的总营收为286.45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279.08亿美元相比增长了3%。净利润为57.09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74.65亿美元净利润相比下降了24%。
作为Instagram的衍生应用,正如Instagram也推出了针对抖音的短视频应用Reels。Reels上线后不久,Meta的管理层对用户的使用时间和商业表现都很满意。
或许卷轴的这些表现给了扎克伯格一些信心,或者说路径依赖。
与Twitter相比,Threads对广告主更有吸引力,因为Threads具有元生态系统的天然优势。在这一阶段,脸书的日活跃用户群继续增长,从上一财季的20亿增长到20.4亿。
对于广告主来说,他们不需要了解Threads的这些新注册用户画像,以及如何制定精准投放策略,因为他们已经可以从Instagram、脸书甚至WhatsApp上获取这些信息。
此外,线程可以避免一些安全风险。它使用Instagram现有的安全和用户控制套件。16岁以下的用户在加入线程时,默认不会公开自己的个人资料。
Threads用户将能够控制谁可以提及或回复他们,并设置应用程序过滤掉包含特定单词的回复。该应用程序将允许人们轻松关注他们已经在Instagram上关注的其他人。
目前,包括美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的苹果和安卓应用市场推出了Threads。然而,欧盟不在第一批启动地区,这可能是受即将到来的数字市场法案(最晚将于2024年3月全面实施)的影响,该计划将限制大型科技公司跨服务共享数据。
经历了这么多争斗之后,扎克伯格创建另一个Twitter是正确的决定吗?
去年10月,Twitter被马斯克收购时被私有化。在此之前,从其公开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出,Twitter在广告市场上一直压力很大。更糟糕的是,虽然之前可以将Twitter货币化的日活跃用户数量有所增加,但并没有直接提振其营收表现。
Twitter最近一次公开的财务业绩显示,2022年第二季度,其总营收为11.8亿美元,同比下降1%;净亏损2.7亿美元,去年同期盈利6565万美元,调整后每股亏损0.080美元;平均可货币化日活跃使用量(DAU)为2.378亿,比上年第二季度增长16.6%。
马斯克一接手,Twitter的商业化就遇到了大麻烦。
许多知名车企表示,由于担心新的内容机制和交付策略,他们暂停了在Twitter平台上的发布。这背后没什么,可能有竞争特斯拉的考虑。这一举动让Twitter更加尴尬,因为汽车公司一直是社交媒体平台最大的财务所有者之一。
此外,Twitter经历了许多技术问题,解雇了数千名员工,饱受用户流失之苦,其内容审查方式也饱受外界诟病。
最近,华尔街日报透露,在第二季度初,Twitter的全球广告收入同比下降了约40%。
现在,一些广告客户正在考虑转向线程,但目前,Meta对线程的商业化持谨慎态度。扎克伯格曾公开表示,他的团队目前正专注于提高用户参与度。
Threads目前是无广告版本。Meta也已经告诉广告商,Threads暂时不会有以盈利为目的的功能。
在推出Threads之际,Meta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广告商:“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首先建立消费者价值,这使我们能够探索如何在不损害消费者体验的情况下建立商业价值。”
03
马斯克的另类“神助”
Twitter已经反击了线程的像素级抄袭。
Threads上线几个小时后,马斯克发推特称,“即使在推特上被陌生人攻击,也绝对好过沉迷于粉饰Instagram所制造的虚假快乐。”
马斯克的律师亚历克斯·斯皮罗(Alex Spiro)当天也向扎克伯格发送了一封律师函,称Twitter严重关切Meta系统、故意和非法挪用Twitter的商业秘密和其他知识产权。
根据律师函,Meta可能窃取了其知识产权,因为Meta雇佣了Twitter员工,并指派他们开发线程。
Meta尚未公开回应此事,但这一说法被Meta高管否认。
就在产品大战之前,这两家公司的大佬已经准备好线下“大打出手”了。
上个月,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,他想与扎克伯格进行一场“铁笼大战”。第二天,终极格斗锦标赛主席白大拿收到了扎克伯格的一条消息,询问马斯克是否真的想和他比赛。
在得到怀特证实这一消息后,扎克伯格公开回应马斯克,“发给我一个地址”。马斯克给出了场地:拉斯维加斯的八角笼。
据说是要“决斗”,但好像还没开始。这一次,马斯克暗中帮助了扎克伯格。
扎克伯格的Threads一上线就如火如荼,这当然离不开马斯克改革Twitter的助推。
自去年马斯克收购Twitter以来,交易条款使得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更加不稳定。这笔交易给Twitter留下了大量债务。
用户对Twitter的不满飙升。直到最近,马斯克决定限制用户在平台上浏览的推文数量,用户对马斯克的不满达到了一个高峰。
上周末,马斯克临时宣布了一项决定,限制用户在其平台上阅读的帖子数量。
未经认证的账号一天只能阅读600篇帖子,而经过认证的账号(付费账号)一天可以阅读6000篇帖子。目前,Twitter Blue的价格为每月8美元或每年84美元。
不仅是用户,就连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杰克·多西也忍不住跳出来公开批评说,当Twitter被卖给这位亿万富翁时,“一切都变糟了”,马斯克没有证明自己是公司最好的领导者。
要知道,去年马斯克出价的时候,多西是他的支持者。
当时多尔西在推特上公开表示,“作为一家公司,Elon是我唯一信任的解决其问题的方案。我相信他扩展意识之光的使命。
埃隆的目标是打造一个‘最大信任和广泛包容’的平台,这是一个正确的目标。"
反对声音过于激烈,Twitter也多次解释和调整限流政策。在政策出台后的几个小时内,马斯克两次提高了允许浏览的帖子数量。
他在解释时表示,有必要采取这一临时措施,以打击试图捕捉Twitter数据用于开发AI程序的公司,从而避免在Twitter上使用他们的“数据搜索和系统操纵”。他还鼓励人们,“你从睡眠中醒来,远离你的手机,去拜访你的家人和朋友”。
最终,Musk用户的浏览上限提高到认证账户每天10000条,未认证账户每天5000条,新未认证账户每天500条。
马斯克还声称,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用户在平台上度过的时间更有意义。虽然他引来了一边倒的反对,但他似乎是在赌Twitter的社交网络和用户生态能否抵御这些干扰。
然而,他一贯不走寻常路的表现让推特用户异常紧张,他们正悄悄涌向其他社交平台。
扎克伯格看到了这个漏洞。为了准备Threads的推出,Meta最近几周一直在积极行动,直到上周末,马斯克再次激怒了Twitter老用户。
“就这么办吧。欢迎来到线程。”扎克伯格借机提前了Threads的推出时间表。他说,“应该有一个APP可以容纳超过10亿人的公开对话。这需要一些时间。Twitter本来可以做到的,但是没有抓住机会。用户可以在线程上看到的帖子数量没有限制。”
近期话题,点击阅读”

作者:杏宇娱乐注册登录官网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杏宇娱乐 版权所有